找到与学生和谐共生的点

找到与学生和谐共生的点

时间:2020-02-12 09: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初三下学期,明显感觉出学生变化巨大,课堂上心浮气躁,特别是自习课不安心学习,切切察察。值日组长感到很难管。有的学生和老师明一套,暗一套,甚至公然和老师对抗。怎么了?这让我一直猜不透。

就像十八班老班郑老师所言,一天要是不出点事就过不去。他掰着手指和我说他班每天层出不穷的“事故”,前天旺的手指头戳折了,昨天粲没打招呼就忽地没影了,今天那个有点啥的毅又闹别扭了。我听了心里不住地想:我班里也是不消停呀!每天都为了班级事儿发愁,偶尔一天顺顺当当竟然感觉天朗气清,岁月静好。

那天,我们正进行月考,我在教室里监场。忽然主任来了,他让我接电话,是宿管老师的。宿管老师说派几个学生回宿舍打扫卫生,校长刚才来检查,很生气。

我再也沉不住气,便委托另一个老师帮我看着考场,我先去宿舍看看。

不看则已,一看禁不住心头火起。五个男生宿舍,一个比一个脏,一个比一个乱。被子叠乱七八糟地堆着,鞋子这一只那一只,地上到处是垃圾。宿管老师见我,便像找到救星般和我诉苦,说这帮孩子们怎样说都不听,简直是无法无天。他领着我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地参观。果真,一路走下来,就我班的几个宿舍差劲,真是气人。我便和宿舍老师说现在正考试,考完试让他们来打扫。这些熊孩子,怪不得上个月别的班都减分少,表扬多,我班里减分多,表扬少,当时我还心理不平衡呢。这么叮嘱,那么叮咛,就是油盐不进,非要狠狠地治治他们。

学生考完试回到教室,我先给他们开班会。由于本身气不顺,说起话来火药味很浓。我感觉自己要爆炸了。教室里静得吓人。我说出自己的感受,很气愤,简直像“猪窝”之类的话。接着我让各宿舍值日生站起来,指着他们说:“要是你们今天被通报,就马上回家反省两天。并且写检讨,回来在班上读。因为,你欠十九班一个道歉。”然后,我稍微平静下来,说:“今晚上回去先要打扫卫生,每个同学都行动。床单要铺平,不能有褶皱,被子要叠好,床下面鞋子要摆齐整,皮箱放在床下,暖水瓶都放在暖气片旁边,成一条线。”最后,我说,“明天,我先去宿舍检查,不符合要求者回家让家长教教,学会了再来。”

说完这些,我便回办公室。坐下来,喘口气。说实话,我心里并不好受,虽然在教室里发了一顿火,没有学生敢说话,我却感到,我似乎成了人性全无的“灭绝师太”,板着脸发怒的样子肯定很难看。学生也肯定讨厌死了。我和学生简直成了死对头,我走到了他们的对立面,能感受到他们的心里也在“喷火”。我强迫他们怎样,否则怎样,这种强制性的命令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便直接去学生宿舍。正见宿管老师在拖地。他是一个很实在的人,不太会说话,见我来微笑着,很是热情,说:“老师,您来了。今天好多了,管用。”

听他说,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心里暗自高兴,说:“我来看看行不行。”他说:“比昨天强多了。105、107还写了表扬,鼓励鼓励他们。”听他的话我走到105宿舍,推门进去,果见与昨日不一般,暖瓶一抹齐摆在暖气片旁边,地上拖得干干净净,床铺也平整了许多。我拿出手机拍照,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包括卫生间,卫生死角都拍下来。

最后一节自习课,我把105宿舍的学生叫出来,拿出照片让他们看,他们立刻叽叽喳喳,和昨日的不敢言语大不同。我挨着说他们的床铺怎么样,还要注意什么。他们呵呵笑点头答应,愉快接受。接着另一个宿舍……

事后,张远来办公室对我说:“老师,我觉得你今天这个方法还好,昨天你发脾气,其实他们都不服气。你越是强硬,他们暗地里就越不听话。”我来了兴趣:“哦,今天好在哪里?”“你看,你把照片照来,告诉他们怎么做,很亲切,像朋友一样,他们没有抵触感了,越能认真去做。”哦,原来如此!我好笑。

第二天,我接着去男生宿舍,挨个查,挨个照下来。107宿舍的洗漱台不干净,我把上面的脏东西扔到垃圾桶里,用刷子刷干净,把他们的牙刷水杯整齐地摆到洗漱台上。回到教室,我让107宿舍的学生来看,让他们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他们都很高兴,还谢谢我。

教室里,我和学生讲为什么这么强调宿舍的管理。我刚看过一本书——《教师的力量》,书中有一节讲了生活的细节与纪律养成、班级良好精神面貌的密切关系。我大体具体了一下,说:“军队里面对内务的要求很高。照理来说,被子能否叠成豆腐干和打胜仗没有什么关系,内务不整齐的军人难道就不勇敢吗?恐怕不能这么认为,为什么军队对这些细节要求如此严格呢?纪律观念不是从服从上级的命令那一刻开始树立的,而是从许许多多鸡毛蒜皮的细节开始建立的。同样,我们的教育也是如此,有效的纪律教育从课堂以外开始,从卫生不留死角开始,从作业必须工整开始,从叠被子要整齐开始,总之,这些生活的细节就树立起你的纪律观念。”我想,这些话语应该能够起到春风化雨的作用,孩子们懂了,就能快乐接受,主动去做。

就这样,一连几天,男生宿舍表扬得越来越多。有一天,被表扬了六次。

此时,我忽然感觉到,我找到了与学生和谐共生的点。在这个学校里,我要生存,必然要抓学生纪律,严格管理,而学生正处于叛逆期,他们要个性,他们有自己的小脾气,老师的话不放在心上,我行我素。而这正是我们师生矛盾的点,使得师生关系剑拔弩张。我需要主动改变,硬的不行,我便顺一顺他们,少发脾气,耐心给他们和颜悦色地指导,他们更能接纳我。我好,学生也好,何乐而不为!

我和学生说:“我给自己安排了一项工作,每天到宿舍去一趟,参观一番,就当是去旅游。”孩子们开始惊愕,既而大笑。没有别的办法,我勤快点,多跑几趟,他们自然也上心,拿着当事了。

以后,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