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林博士实验树苗被偷 恐无法完成毕业论文

南林博士实验树苗被偷 恐无法完成毕业论文

时间:2020-02-12 09: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写毕业论文用的树苗丢了 南林博士生“跪求”偷树者

  近日,湖南农业大学一名研究生实验用的油菜花被游客摘走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消息称,该名研究生因为自己辛辛苦苦研究的油菜花品种,被进入校园参观的游客摘走了,导致自己可能无法毕业,结果“哭晕在厕所”。无独有偶,近日,南京林业大学的一位博士生,也因自己写毕业论文用的4棵实验树苗被人偷走2棵,遭遇了“可能无法毕业”的相同囧事。无奈之下,该博士生专门在仅剩的两棵树苗旁做了一块告示牌,跪求“借苗者”告知树苗的位置,哪怕让他“采个样就好”。

   1

  实验用苗移植室外竟接连被偷走

  前天,网友“@勇気百分百的陶子”拍下一张照片,内容是一块南林大学生求“借苗者”把小树苗还给他的告示牌,并表示:“南京一到樱花季,各处有樱花的地方都是游人,实话实说,大部分游人都是拍照、捡花瓣,不会去摘花的,可是偏偏有那么一两个素质低的人非得拔人家实验用的苗,对于警示牌视而不见。在南京林业大学拍到这么一块吐血的告示牌真令人心酸,你拔人家苗,人家蒋同学可能都毕业不了。”

  记者随后联系上了放置这块告示牌的“苦主”蒋同学。蒋同学今年博一,读植物学专业,他告诉记者,丢树苗并非在这两日,早在3月初,他就发现自己移植到室外的小树苗不见了。“很着急也很心疼,丢的这棵小树苗我整整培育了4年,本来是安放在实验室的,只因实验室生长环境不好,才把树苗移栽到校园的花圃里,没想到,竟有人盯上了这几棵用于实验的小树苗。”

  “本来一共也就只有4棵,结果去年年底被人挖走一棵,今年又被人挖走了一棵,现在就剩2棵了。”蒋同学还感慨,“网上一曝光我更害怕了,还剩两棵树苗不要也被人挖走了,不然叫我怎么做实验?”

   2

  毕业论文悬了 博士生贴告示求告知位置

  记者了解到,蒋同学的这四棵小树苗其实就是普通的玉兰树种,虽然没有多大的经济效益,但拔掉却会毁了他的实验。“我的研究方向是生长发育变化,这四棵树苗是用来获得样本的相关生理生化数据的,从种子开始,我就开始记录,现在丢了两棵,我的实验就中断了。”

  蒋同学还告诉记者,这些树苗的种子是师兄师姐搜集的,后来一届一届传下来,但种子萌发对天气、土壤都有要求,当时种植的大部分都死掉了,“只有这几棵存活了下来,而且我们花了不少时间去维护保持树苗的稳定。因为实验室的条件有限,树苗稳定后,我就把它们移植到了室外生长。”

  “学校里的这块地采光好、地势也高,当时就是看中这个条件才决定把树苗移栽到这里。”蒋同学表示,他每天都在悉心照顾它们,“玉兰怕水又怕干,我还和导师两个人每天要挑两大桶水来浇灌,下雨天第一时间要去看它们,给它们挖沟排水。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就这么没有了,我的论文也写不起来了。”

  精心培育的实验用苗接连被偷走,无奈之下,蒋同学便想了个法子,用纸板写了告示放在苗圃里的小树旁,希望“借苗者”能体谅他的难处,告知他现在树苗安放的位置。

  既然是样本树苗,那剩下的两棵不能用么?对此,蒋同学表示,生物实验有很多的重复性,而且不排除出现问题的情况,“两棵样本太少,而且现在还不能换其他的种子,毕竟前期的相关数据已经记录了,重新种植也需要时间。”

  “我也不求他能把树苗还回来,只要告诉我被移植的位置就好了,这样我也可以采集下样本数据,完成我的论文。”蒋同学表示。

   3

  实验囧事常有 校方建议与导师商量解决

  记者了解到,蒋同学挂出告示牌已半月有余,但始终没有人“归还”小树苗,如今他不仅要改变论文方向,还要想办法保住剩下的两棵小树苗。“我们商量过,是不是把剩下的两棵移回实验室里会安全一点,但实际考察发现,这两棵树苗根系已经长全,如果硬性移动很容易伤到它们,所以我现在很焦虑,正在跟导师研究下一步的保护办法,实在不行,我就只能改变论文方向了,如营养生长。”

  实验用苗被破坏或遭盗,影响毕业进度,该怎么办呢?对此,记者致电南林大生物与环境学院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惊讶,“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像博士、硕士等,遇到与实验和论文相关情况,一般是先找自己的导师商量,看是补种树苗还是改变研究方向,若影响到学生正常毕业,实在没有办法的,可以到学院来共同想办法解决,我们会正视学生的困难。”

  当然,该负责人还表示,其实,像这种生物实验遇到点“意外”是常有的现象。“比如种的苗生病了,遭遇虫害了,或是配好的试剂失效了,正在实验的器材被碰掉了等,都会影响实验进程和结果。做实验并不容易,研究者也不能轻易放弃,应该想办法克服,或跟导师商量解决。”

   每个实验者心中都有块“宝贝田”

   你所观赏的海棠可能要培育五六年

  一位搞杂交育种研究的专家告诉记者,任何实验都不是大家想的那么容易,甚至包括农作物、花卉、树木的培育都有漫长的周期,还要付出很多的精力。

  据该名专家介绍,一般木本植物的生长周期都很长,草本的相对快些。“比如我们所看到的海棠,想要其成为观赏性的植物,就要杂交育种。先选父本、母本,确立选种目标,如要开红花又重瓣的,那就需要精选样本,进行人工授粉。然后播种种子,等待它们长大,开花,这是植物生长的周期。其中还要考虑到,授粉后是否可育。随后,长出来的后代里面还要选择适宜观赏的优秀单株,继续种植,看杂交后是否有后代变异的情况,直到培育出的种子遗传性和性状达到稳定。这个过程至少要五六年。”

  他还表示,像培育用作木材的杨树,周期会更长,“一株杨树要成材,有时候就需要20年,更何况是长成一代,选单株,再种植出一代,很有可能这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与木本植物相比,属于草本植物的农作物周期就略短,有时一年就可以。 汪洁

   奥拓冲进袁隆平“宝贝田”5年无法试验

  在成都犀浦镇,有一片不起眼的农田,它是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成都分中心的试验田,也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亲手建起的“宝贝田”。记者了解到,这片田位于沙西线公路旁,交通固然便利,但也因此受损。2009年,一辆奥拓轿车突然失控,冲入了紧邻马路的一块试验田。

  这块田,当时正种着袁老正在试验的适合机插的新型巨穗稻品种“炳优900”,损毁面积达到70多平米。“这个根本没法拿钱来衡量,70多平米水稻被毁,工作人员也就无法收集到试验最重要的拷种数据。”他说,水稻播种后,大家都把稻子当宝贝一样呵护着,没想到出了这个意外,当年的活儿算是白干了,只能第二年重新开始。

  不仅如此,由于试验田的耕作层遭到机油污染,这亩地不仅明年不能做观察培育田使用,未来5年也恐怕无法用于正常的试验。

   据华西都市报

  科研葡萄被偷走解馋 几口吃掉40万

  2003年8月7日凌晨,海淀区香山派出所的民警巡逻至香山门头村幼儿园门前时,发现有4名男子抬着一个可疑的编织袋。经查,该4名男子是河南来京务工人员,编织袋中是其偷来的47斤科研用葡萄。案发后,警方查实,这是北京农林科学院林业果树研究所葡萄研究园投资40万元、历经10年培育研制的科研新品种。该项目仅有100余株研究对象,4位民工的馋嘴之举令其中的20余株试验链条中断,损失无法计量。 据京华时报

   文明观花 珍爱一草一木

  时值赏花季节,无论是鸡鸣寺,还是南林大、南理工等高校,以及古林公园等,春光明媚,春花烂漫,都让游客赏心悦目。

  记者此前就曾报道过,在宁的高校很“胎气”,规划时就想把各自的特色给市民观赏,但高校开放,市民在享受春的美景时却总有一些不文明的现象,如摇树、摘花等,甚至高校苗圃里的很多不为人知的实验树苗也惨遭破坏,让不少搞研究、做实验的学生莫名遭了殃,甚至影响到毕业。

  其实,高校也好,公园也好,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值得我们珍爱,因为你观赏到的美景,都是他人亲手栽种的“宝贝”。汪洁

http://news.sohu.com/20160322/n441466542.shtml news.sohu.com false 综合 金陵晚报 http://jlwb.njnews.cn/jlwb/html/2016-03/22/content_33614.htm report 3760 近日,湖南农业大学一名研究生实验用的油菜花被游客摘走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消息称,该名研究生因为自己辛辛苦苦研究的油菜花品种,被进入校园参观的游客摘走了,导致自己 (责任编辑:徐永刚 UN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