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贝日记》历史上的他是怎样在灾难中保护中

《拉贝日记》历史上的他是怎样在灾难中保护中

时间:2020-03-16 09:5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2007年12月,南京大屠杀70周年,我到南京去采访了几位当年在拉贝的家中避难的幸存者,他们当时已经80多岁了,记忆力还很好,向我讲述了拉贝和他建的避难所,以及拉贝是怎么保护中国人的。

拉贝故居陈列的拉贝先生和夫人照片

他们告诉我,南京大屠杀60周年时,拉贝的孙女莱因哈特夫人曾经到南京来,寻找过祖父救下的602位中国人。

在自己家容纳了602中国人

拉贝先生1937年为什么会在南京呢?我走访他的故居南京市广州路小粉桥1号时,看到了他的故居里还有一些70年前的西门子电器。原来,他是德国西门子公司驻南京分公司的经理。他保护的人,大多是周围普通市民。比如我采访的当年84岁的穆喜福老人,家里是卖菜的。日本人进城后,几十口子亲戚都躲到穆家,后来,拉贝把他们叫到自己家里,一部分藏在了防空洞里。防空洞很大,是1937年8月份,拉贝带着邻居们一起挖出来的。防空洞里住不下的人只能睡在棚子里,棚子的地上铺了新买的稻草,人就直接睡稻草上,也就是打地铺。

当时的广州路上的2号、4号、6号、8号、10号后门都通往拉贝家,所以这一带的邻居全都搬了进去。这些南京老人,不像我们这样称这位德国人为“拉贝先生”,而是称他“老毛子”。但当时的拉贝并没有留络腮胡子,而是光头并且脸刮得很光净的形象。因为他是西方人,所以邻居都叫他“老毛子”。

拉贝带领邻居挖的防空洞

纳粹党旗铺在花园里驱走日机

老毛子拉贝在自家花园里的地面上,铺开一面大大的“国家社会主义党党旗”,这面旗子6米长3米宽,上面两个巨大的英文字母N和S,构成了我们常说的纳粹“万字旗”。意思是告诉空中的日机这里有他们的同盟者,不要往这里丢炸弹。拉贝的确是“国家社会主义党党员”即纳粹党党员,但他不是法西斯分子。

拉贝当年的家

拉贝家再大,602人怎么吃,怎么住都是个大问题。搞管理出身的拉贝,请每个家派代表登记饮食和日用需求量。拉贝根据这个需求量进行采购。买进大米、芦席、稻草、蚕豆。为什么要进蚕豆?因为拉贝听中医说蚕豆可以除湿气,他怕睡在地上的邻居受了湿气,所以就专门从上海买蚕豆给大家吃。

担任国际安全区委员会主席

没过多久,拉贝就收到了让他回德国的命令。1938年的1月2日拉贝给西门子公司驻上海的经理迈尔写了封信,这封信的抬头是写给上海董事会的,从这封信中可以看出,公司要求拉贝到武汉去,拉贝说自己的义务是“在危难中不能对他的中国雇员韩先生及家属以及工人们弃之不顾,他们已经逃到我的公司里来住了。”他和公司的通信,被南京大屠杀史料研究人员在德国找到,这些文献既是国际安全区救助难民的记录,也是日军在南京残杀和平居民的文字见证,这封信也被收入《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第30卷。

故居中的拉贝雕像

公司给拉贝的电报问拉贝在干嘛?他没有回避,他回答:“我接受了在这里成立的国际安全区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它是20万中国非战斗员人员最后的避难所。”也就是说,拉贝不仅只救助了602位邻居,还以自己的身份,对更多中国难民进行了人道救援。

日本人进城后形势失控,连他们的同盟国德人的家也不能幸免。南当时有60多处德国家庭,其中有40家被抢,日本人烧了4处德国人的房产。拉贝家里在也跳进过日本人,邻居们把他们抓住交给拉贝,他们想从大门出去,拉贝让他们从哪儿来就从哪儿回去,又让他们跳墙出去了。

南京人对拉贝的回报

拉贝所主持的国际安全区占南京当时市区面积的八分之一。这里收容有25万难民和放下武装的国民党军人。拉贝利用自己这一特殊身份使他在南京保护中国人并正面与日军交涉,他还给希特勒发了一份图文并茂的日军血洗南京的材料。他的义举使他回国后竟无处容身。二战结束后他因为是纳粹党党员被当作纳粹分子饱受凌辱穷困潦倒。德国对他的审查直到1947年才算结束,最后被认定为非纳粹分子。

这是当年拉贝给女儿买的中国娃娃,一个穿中式大襟蓝布袄的中国女子

被他拯救的南京邻居们获此消息,从1945年开始往德国给他寄食品。这些遥远的慰籍使拉贝相信,南京没有忘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