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吴硕贤:立长志

中科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吴硕贤:立长志

时间:2020-02-12 09:1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骆骁骅 字号减小 字号增大

  “青春少年正处于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希望大家要立长志、树恒心,把自己的梦想融入到实现国家发展、民族强大中。”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吴硕贤走进广州市培正中学,开展“院士牵手”活动,与现场200多名学生分享自己求学工作经历。

  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与思考体悟,通过对“眼高手低”“熟能生巧”“通文达理”三个成语进行独特解读与阐释,吴硕贤独辟蹊径,以“成语新解”的形式,为培正的学生们带来了一堂别具一格的讲座,不时博得同学的阵阵掌声。

   谈“眼高手低”

  “从小事做起,在基层锻炼成长”

  眼高手低一般指一个人眼界过高,却不愿动手实践,主观愿意与客观实际形成巨大落差。但在吴硕贤的独特理解下,被赋予了另一种积极的深意:“做学问也要学会‘眼高手低’,让自己的眼界永远高于手功,要树立远大理想,不断追求新的更高目标,臻于完美,同时做事要实,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从小事做起,在基层锻炼成长。”

  “我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文学家。”吴硕贤说,由于父母均是中文教师,常年耳濡目染,自己自幼承袭家学,很小就开始学习诗词格律。然而,他的人生轨迹却因为国家的需要而发生改变。

  吴硕贤回忆说,上初二时,当时国家需要大量科技人才,号召青年学子学好数理化。从那时起,自己便立志要科学报国,努力研习理工知识。“那时候我们的偶像是钱学森、华罗庚、梁思诚等一批老院士,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们一样,因此我在数理上下了很多功夫,看了很多关于数学、物理方面的趣味书。”他向学生们讲述。

  1965年,吴硕贤以福建理科状元、全国高考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开学后我参加了由高教部组织的新生代表座谈会,时任高教部长蒋南翔问我未来的职业理想时,我没有丝毫犹豫,就说想当科学家。蒋部长听后很高兴,鼓励我要坚持下去。”忆起当时的场景,吴硕贤依然激动不已。

  大学毕业后,吴硕贤先后被分到西安铁路局和南昌铁路局,成为基建处一名技术人员,承担桥梁和隧道的施工建设。这并不是一份专业对口的职业岗位,但吴硕贤沉下心来坚持自学。“干一行,就要爱一行,我把结构力学、测量学研究个遍,没多久技术水平就跟入职多年的老行家差不多。”

  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吴硕贤说,当时感到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我一定要把失去的时光夺回来”。他坦言,虽然高考状元的名号让他添了几分自信,但毕竟时过境迁,当时并没有多少把握。“多年未考‘积压’的考生都跃跃欲试,周边的同事也劝我不必浪费精力,我说我不管,有这么好的机会,若失去会很遗憾。考不上,无非就是让你们笑一笑。”

  功夫不负有心人。由于数理功底扎实,吴硕贤成功考取刚刚兴起的建筑声学研究生,后来师从吴良镛院士、马大猷院士,继续攻读博士学位,于1984年获博士学位,成为中国建筑界与声学界培养的第一位博士。

   谈“熟能生巧”

  “做学问要下一番笨功夫苦功夫”

  “无论做学问还是做事情,凡是要做深做透,都要下一番笨功夫、苦功夫,没有捷径可言。”在现场,吴硕贤不时勉励学生要好好把握青春年华、抓紧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并用了“熟能生巧”来概括勤思勤学的要义。

  回首自己的学术道路,吴硕贤很欣慰自己能在市场诱惑面前坚持自己的选择。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城市建设与城镇化的加快推进,建筑行业进入了大发展大繁荣的快速增长期。

  是埋首“象牙塔”还是投入市场经济浪潮?“如果在那个关键节点我放弃学术研究,去做建筑设计,发财致富没什么问题,但自己的学术抱负可能就此终结。既然是自己的选择,硕士博士都读了下来,就要在这条道路上坚定地走下去,而不能朝三暮四、得陇望蜀。”吴硕贤选择回归初心,甘坐“冷板凳”,十几年如一日扎进科研,在国内外权威刊物上发表了多篇具有影响力的重要论文。

  “中国的建筑声学在部分领域已经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当前我们又处于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阶段,需要大量的音乐厅、歌剧院、电影院等文化基础设施,这为学科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实践土壤。”吴硕贤说,看似较为冷门的建筑声学在国内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不少城市往往偏重建筑外观,但对建筑声响系统的专门设计仍然欠缺。他的一个研究方向就是如何设计出“声型俱美”的建筑。

  不断精进的研究使吴硕贤开辟出了一片学术新天地,成为建筑技术科学领域唯一的中科院院士,他的学术成果应用于多项国家和地方重大工程实践,包括北京人民大会堂、广州大剧院、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岭南大会堂、友谊剧院、广东粤剧院等70多座观演与体育建筑的声学设计与研究。

   谈“通文达理”

  “以理科知识为纬线,以文科修养为经线”

  “通文达理”是吴硕贤讲座的第三个关键词。吴硕贤说,自己尽管科研教学任务繁重,但两年来始终保持“每天赋诗一首”的习惯。“我会把自己一天工作生活中的所见所思所感化入诗篇,发到自己的研究生微信群里,与同学们一同分享品评,写诗不误砍柴工嘛。”

  提起这项颇不寻常的雅习,吴硕贤笑说:“虽然只是源自于2016年与学生的一次玩笑,但我一直很认真,利用碎片化时间构思写作,不曾懈怠一日,以前利用闲暇时间积累的诗作不过两三百篇,但这短短两年就超过了。之前曾出过一部《偶吟集》,最近打算出版一部诗集,叫《恒吟集》。”

  中华传统文化的滋养深深影响着吴硕贤的治学理念与教育观念。“为什么我们的学校不易培养出杰出人才?”面对这一困扰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钱学森之问”,吴硕贤有着自己的理解,“传统的术科教育过于强调分门别类,导致各专门学科之间‘隔行如隔山’,文理科之间犹如楚河汉界,彼此壁垒森严。”

  “边缘领域拓荒始,理纬文经织锦成”,这是吴硕贤对自己学术道路的概括,“意思是以理科知识为纬线,以文科修养为经线,理与文交叉编织,相互融会,才能织就个人修养的‘华丽锦缎’。”

  在讲座中,他也多次叮嘱学生,在打基础的学习阶段,要坚持开卷有益,文理不能偏废:“达芬奇是绘画、艺术大师,也是物理学、解剖学的专家,国学大师赵元任曾在清华教授过物理学、数学。古往今来的‘大家’能文理兼通、融会贯通,学好文科需要逻辑分析等抽象思维能力,做好理科研究同样需要想象力直觉带来的灵感与顿悟。”

   互动

  解答学生“兴趣之惑”:

  “每一个知识领域都有它的奥妙所在”

  当听到堂上演讲的吴院士是当年的高考状元之时,全场师生响起一片惊叹声和掌声。大家争相提问,都希望当年的“学霸”能为自己“点拨”一下。

  谈及近年来舆论聚焦的“状元现象”时,这位“老状元”说,这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只能说明一个阶段的学习能力,过度追捧并没有意义,但力争先进、力求做得最好的精神仍然值得弘扬。

  “面对自己不感兴趣的领域,如何保持学习的毅力与恒心?”对于在场学生提出的学习困惑,吴硕贤认为,对于陌生领域,只有保持一股钻研精神,坚持不懈久久为功,才会发现其中的乐趣。“许多事人不是生来就感兴趣的,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说明每一行每一个知识领域都有它的奥妙所在,所以才值得有人为此如痴如醉、沉浸其中。很多东西只有深入其中才会发现它的魅力所在,还没有发现说明你还‘慧眼未开’。”

  除了在学校学习,吴硕贤还鼓励久在课堂的中学生多走出校园、走进自然、亲近自然,正确看待游戏与学习之间的关系。他说:“我小时候一直在游戏中成长,这是一个接触大自然的好机会,同时也能通过设计场景、分配角色,提高主观能动性,锻炼动手能力。”

  现场不少学生对建筑声学产生浓厚兴趣。吴硕贤认为,声音和听觉对传承人类文明具有重要作用:“人类有别于其他动物一个突出的特征就是能够控制声带发出不同声音传达丰富的意义,因此声音比文字更早地承担起了文化传承和信息交流的重任。如绘声绘色、声色犬马、耳聪目明等成语中,基本都是‘耳’、‘声’排在前面。”

  “吴院士虽然出身理工,但国学根底深厚,讲座富有人文精神,治学理念与教育思想先进,不仅对学生很有启发,对老师更好教学也有借鉴意义。”培正中学副校长王敏表示,院士与中小学结对共建活动为学校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外脑”资源,今后将加强与吴硕贤院士的联系沟通,邀请他多来学校走走看看,推动学校做好教书育人工作。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骆骁骅 统筹:辛均庆

编辑: 李润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