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财快评:应急协作能力凸显,疫情的爆发呈现

南财快评:应急协作能力凸显,疫情的爆发呈现

时间:2020-02-12 09:2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南财快评:应急协作能力凸显,疫情的爆发呈现平台经济更多价值

昨天,互联网业+餐饮业发生了一件在之前看起来可谓“脑洞大开”的新闻。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餐饮企业与互联网新消费企业在人力调动方面跨界合作。据媒体报道,盒马联合知名餐饮企业新世纪青年饮食有限公司(青年餐厅)、北京心正意诚餐饮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云海肴宣布了一项决定,云海肴、青年餐厅部分休业员工,在疫情期间将被盒马接手,分别入驻盒马各地门店,参与打包、分拣、上架、餐饮等工作。合作的目的在于解决现阶段餐饮行业待岗人员的收入问题,缓解餐饮企业成本压力,和商超生活消费行业人力不足的挑战。 

之所以说看起来“脑洞大开”,是因为这种合作在平常时期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盒马也有餐饮服务,和青年餐厅、云海肴在广义上可说是竞争对手,而且青年餐厅、云海肴平日生意非常火爆,根本不可能将员工派驻盒马。但黑天鹅袭来,一场疫情的爆发,使不可能变为可能。 

有两重背景必须要提到,一是疫情的爆发使餐饮业成为最大受损行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西贝莜面村老板贾国龙那段发言在网上被广为流传。按贾国龙的说法,如果疫情持续,西贝即使向银行贷款,也撑不过三个月,因为每个月要给员工发1.5亿工资。贾国龙称占据企业30%成本的人员开支是疫情当下决定企业生死的最大问题。“现在1万多员工在宿舍,我们得管吃管住管安全,还得管心情愉快。不要乱跑,不要被别人传染了,也别让自己成为传播源”。“你要知道餐饮业三四千万的就业,把这些人都推到社会,那是什么光景?” 

另一重背景就是在因疫情井喷的刚需下,互联网新消费新服务力量既显示出大受欢迎,同时又显示出力量的严重不足。大家都自我隔离在家,购物点餐都用App,但各平台的“产能”和配送能力就那么大,供需矛盾推出,比如在盒马上,疫情期间,要下当天送达的订单,基本上需要提前一天或刚过零点就迅速操作。

 在疫情期间,餐饮企业与新消费企业“跨界共享员工”,这听来像是一个不同行业企业抱团取暖,或者互联网企业给传统餐饮企业送温暖的故事。但其真正内涵或许要更丰富的多,就本质而言,这实际上又是一次由互联网基础设施主导的社会化力量整合,在疫情期间,表现出的就是抗疫合力的形成,在减少餐饮企业损失的同时,增强了城市供应能力,弥补了零售企业的短板。 

事实上,移动互联网兴起数年来,互联网基础设施对社会生产力的整合与赋能就从未停止,对餐饮也业是如此。最典型的就是外卖平台的崛起,大大提高了餐饮业的服务效率和服务渗透率。而此次在疫情的压力下,这种整合又进一步深入,向后厨和劳动力领域延伸,很难说在疫情之后这一合作会不会得以保留,但至少是开了一个好头,把跨界的边界又向前推进了一步。 

目前,随着“战疫”的深入,坊间对疫情的产业影响实际上已经有了基本共识。即在疫情平复后,科技业和互联网业将因疫情更深入到人们生活中去。但盒马与青年餐厅(云海肴)这类合作的发生又表明,我们可能还是低估了这种影响。 

其关键点在于,这一次疫情,本质上是对全社会应急动员能力和协同合作能力的一个大考验。在传统经济时代,这种大协作只能是政府通过国家机器的力量进行引领,但事实表明,在短时间内有效地组织和调动有关资源、有效地整合社会资源方面,互联网平台经济也可以发挥重要作用,这包括阿里巴巴、腾讯这种巨头级综合平台,也包括盒马、饿了么、美团、滴滴这种垂直平台。

疫情期间,平台经济在组织社区生活物资分发、跨国跨省救援物资调配、救援资金募集、政府指令和疫情信息充分传递方面的表现,都令人印象非常深刻。 

早在去年8月8日,国务院办公厅即发布了《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主要内容是将平台经济看作是经济增长点,并对监管进行探索。 

但疫情的爆发,实际上呈现出平台经济对一国而言,也许意味着它还是一种重要的动员组织力量,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国家竞争优势。它可以在社会成本很低的情况下,在市场化的情况下,更开放和有序地,更广泛地调动社会各方资源,更高效率地完成相关资源配置。这种国家竞争优势只有中国这种有足够互联网人口,有足够超级平台支撑的大国才具备。

或许,疫情结束后,作为一个课题,对平台经济在疫情中的积极作用进行认真复盘和研究,会有更多的价值发现。  

(最后更新下本文截稿时收到的最新消息,据悉,蜀大侠、望湘园、57度湘、茶颜悦色等30多家餐饮企业的500多名员工也即将到盒马上班,西贝也将有1000多人加入合作,以缓解上海、北京、南京、西安、深圳、广州、昆明等城市的盒马,运营压力。) 

(信海光系资深媒体评论员)